【二十週年慶專題-5】跳脫吉凶,就能創造命運

上文提到:
「因為經歷這些「凶」,才能讓我練就逢凶化吉的本領。但這不是像武俠小說裡說的,找到一株千年人蔘或武功秘笈,就能立刻增加一甲子功力,而是不斷嘗試錯誤,從一連串失敗中領悟出來的。」

更重要的,是我因此觀察了很多失敗的案例,歸納出每張命盤失敗的原因,及如何避免失敗。還觀察了很多成功人士,不僅找到成功的方程式,也發現了許多他們不為人知的苦。

如果成功卻不一定快樂,那成功有何意義?因此,這二十年,我也常常自問,要如何避免這些痛苦?如何能夠幫助大家,既成功又快樂?

我現在年過花甲,回顧我的一生,命運的脈絡,如此清晰。但當時的我,必然是盲然無知的。

我的第二大限是天府,青春期的苦悶,在讀台大時的憂鬱,其實只是想要享福,卻不想努力的渾渾噩噩小屁孩。大學四年,修哲學史學文學,還學會算命,就是不想讀數學,結果被退學,卻誤打誤撞進入科技行業,享受到台灣成長最迅速的黃金時代。

到了第四大限紫微破軍,當到了總經理,因為替公司賺太多錢了,反而和老闆產生理念的衝突,最後下場是雙輸,老闆和我都不好過,被老闆開除,但又因此誤打誤撞進入了網路業,還因爲一連串奇遇,創辦科技紫微網,在大數據的實驗下,看懂了命盤。

所以各位朋友,何謂吉?何謂凶?若是大學過得很順利,我會接觸紫微斗數嗎?如果總經理當得順風順水,我會跳脫舒適圈去做完全陌生的行業嗎?前半生的跌跌撞撞,讓我成為唯一一個身兼文學、數學、人工智慧及算命的專家,這是命運舖出來的人生之路。

我之所以強調「吉凶相對論」與「命運測不準原理」,建立算命的理論模型與標準操作程序,進而推翻宿命,推廣造命,就是因為在這個過程中,了解到命運的起伏,是有它的因果循環的。

因此,這二十年,我掌握自己的命運,即使前五年就虧損上億新台幣,但在股東、員工的認同與協助下,我們穩定的前進,直到今天。

就像我在【別讓算命毀了你】裡說的:
「企業的使命是替股東賺錢,但是,我明知傳統宿命論的算命理論是錯的,算命師多半以怪力亂神的神秘包裝,或負面恐嚇的誇大宣傳在詐財,我如果也因循這種方式,雖然很容易賺錢,但最後必然會被視為神棍而被唾棄。短期來看是賺,長期來看一定是虧。」

所以在經營科技紫微網時,我知道,我必須先把產品基礎建立穩固,才有可能賺錢,賺錢也才不會出問題。

所以,我要做的事,就是不斷溝通;向股東溝通,向員工溝通,更重要的,是向客戶溝通。

我把科技紫微網的前五年當成推廣期,我必須要一遍一遍的,把我對命理的心得與紫微的闡述,學會言簡意賅的,在最短時間裡讓大家理解。

這就把我這原本害羞內向,不太擅於言辭的人,改變成一個雄辯滔滔,積極正向,每天都要上台演講的人。

我變了!
我深深體悟,所謂逆著個性做人,其實就是要面對自己的恐懼,面對自己不熟悉的事物,願意冒險嘗試。

我更理解我的性格弱點對我會造成什麼影響;如果我想要自命清高,我就必須清心寡慾。但身為老闆,清心寡慾的結果,股東會虧錢,員工會餓死,我必須努力替公司賺錢,這是企業家的使命。

2003年,我在【自殺,我沒選擇的路!】這篇文章裡說:
「我從對命理的體認與通達中,知曉天命,活出自己。我把
外在的命運內化為自己的性格,把握性格,就是把握天命。所以我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和如何去做,創造自己的命運。
現在的我,對人生充滿了熱愛,盡情享受生命旅途中的一草一木。」

各位對照我上篇文章的時間,很難想像吧!當時我的心情是如此低蕩而痛苦,因為未來仍舊茫然。但我心情卻是堅定的,寫出來的東西,積極而正向。

我終於理解,過去四十年我所經歷的苦,和這二十年相比,實在是天差地別,但因為以前的心不定,所以永遠抱怨連連而又不敢行動。

現在呢,越苦我越開心,不吃苦還不太習慣呢,就像【積小敗為大勝】中我說:
「命盤裡的煞星就像遍地荊棘會將你的雙腳割得到處是傷;命盤裡的吉星則像隱藏在荊棘之後的甜美甘泉,在你每次又累又渴,快要喪失希望時,適時得到一絲的安慰。」

如果你害怕荊棘的刺,你就不可能享受到甘泉的甜美。
換句話說,你想喝到甘泉,就必須先接受荊棘的刺痛,並且習慣去接受它。因為,當你想喝下一道甘泉時,又必須再度去忍受荊棘的尖刺。

很明顯的,越習慣荊棘的人,必然衝得越快,於是喝到下一口甘泉的機會越多;甚至因此,他可能先到先贏,把甘泉圈起來,高價賣給後來的人,讓後來的人去替他除去前面的荊棘。於是,越害怕荊棘的人,反而會碰到更多的荊棘;越不害怕荊棘的人,就越不會碰到荊棘。

這就是人生的宿命,是我想分享給大家的重要秘笈。
各位朋友,這就是逢凶化吉,也就是造命的真正意義!

【二十週年慶專題-4】孤與剋,是創業的必修課
【二十週年慶專題-3】從個人造命,延伸到團隊造命
【二十週年慶專題-2】一念天堂,一念地獄
【二十週年慶專題-1】回首來時路

Facebook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