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微五大迷思(三之三):桃花貪狼星

寫完〔桃花貪狼星(三之二)〕以後,三個月過去了,網友雖然千呼萬喚,我卻遲遲無法下筆寫第三篇,原因不在於要寫貪狼,而是來自於眾多網友們的熱情回應;每一篇新的回應,都讓我有新的領悟,常常推翻了我原來想寫的內容,才百般磋砣至今。

每當看著Bluebird、ling、lais等網友的真情對話,浮現在我腦際的,是歐陽修的千古絕唱「人間自是有情痴,此恨不關風與月」,這情痴兩字,送給貪狼,豈不正是貼切之至?

我在〔紫微工作智慧-閱人有術〕書中說:

貪狼的貪字,很明白點出「貪」的特質,就像破軍的「破」代表破壞,七殺的「殺」代表衝勁,「貪」,就是慾望。人類如果沒有慾望,就缺少進步的原動力,所以,貪是人性的重要特點,也是我們可以享受文明進步的最大原因,所以開創型的人競爭力都比較強。但是慾望太高,相對就表示不容易滿足,內心總有缺憾,於是容易產生憤世嫉俗的情緒,這就成為一種惡性循環。

只有造命,想辦法逆著個性,才能改變它成為良性循環。何謂良性循環?不是要克制自己的慾望,因為這不容易做到,而是盡力追求,但是對追求到的結果不要得失心太重,以免痛苦,這就是我強調的「捨棄得失心」。

佛家說「貪」、「嗔」、「痴」是人生三毒,但是人生又必然需要這些慾望,因為這是生命演化的必然,所以說人生是一種弔詭,互相矛盾。而七殺、破軍、貪狼就是這三毒的代表,古人視之如毒蛇猛獸(這個形容很貼切,因為開創型就像食物鏈最上層的食肉動物)。他們既是社會制度的破壞者,但也是新局面的開創者,如何能夠善加利用這種矛盾,把個性導向最有利的方向,就是每個人,尤其是開創型及他們周圍的人,必修的功課。

對貪狼而言,」痴」正是一股前進的驅動力量。貪狼在」痴於情」的時候是快樂的,但是」痴於工作」也同樣是一種快樂,」痴於藝」亦然,就看貪狼如何設定人生目標而已。因此,別把」痴」只想像成桃花或者兩性關係,那未免把人生定義的太過狹隘,也把貪狼看小了。

只不過,愛情是兩個人的功課,它必須是互相產生剛好均衡的愛,才會快樂,才能持久;對貪狼而言,後者難度更高,也因此,在愛情上的功課就越重。佛洛伊德說:」愛恨相生」,人生的恨,往往來自於施與受雙方不對稱、不均衡的愛;一旦期望值變大了,愛就形成了壓力,不斷失望的結果,就會由愛生恨。於是,當你在付出太多的愛之時,也正代表著愛的消失,這就是愛情的難處。情到濃時情轉薄,就像杜牧的贈別詩說:」多情卻似總無情」,納蘭詞云:」人到情多情轉薄,而今真個不多情」,原因就在於感情的付出,必須是雙向的。真正的愛情,它既不是佔有,也不是犧牲,而是雙方同時達到均衡的滿足。那是一種相濡以沬,互相需要的滿足,也是一種」但願君心似我心,定不負相思意」,一往情深,堅貞無悔的同理心。問題在於,舉世滔滔,知音難覓。兩個原本陌生的人,在陰陽放電的激情愛戀之下,誰還能夠分心來瞭解對方需要的愛,然後理性的配合對方?太難太難了。

這幾年,我看到陷在感情泥淖之中受苦的人千千萬萬,理由也千千萬萬,不止貪狼一顆星,只不過,敢愛敢恨的貪狼背負更多的原罪而已。
我在〔愛情的代價 -從塵埃裡開出花來 〕一文裡,曾經描述張愛玲和胡蘭成的愛。兩個人的身份天差地別,張愛玲卻一見面,一縷情絲就牢牢繫到了他的身上。她在送他的照片背面,寫下了深情的告白:

「見了他,她變得很低很低,低到塵埃裡,但她心裡是歡喜的,從塵埃裡開出花來。」

這個歡喜,只維持了兩年。

所以啊,人生唯一不變的就是變,感情又何嘗不然?陳文莤在她的自傳」半生緣」裡說:

「認清愛情的永恆性不在於愛情本身,而在於」愛情是可以,可能結束的」。因為,人生變動超過常人的人,情境的轉變很容易導致感情的變化。這是宿命,卻合邏輯。 」

因此,貪狼的痛苦是否來自於太重視愛情呢?但是,不重視愛情,甚或輕視愛情,玩弄愛情,就會不痛苦嗎?如果完全不要愛情呢?過猶不及,因噎癈食,就是正確的態度嗎?就像張愛玲,我們怎知,她和胡蘭成這兩年的歡喜,在她心中,到底是」金風玉露一相逢,便勝卻人間無數」?或者是」回首向來蕭瑟處,也無風雨也無晴」呢?問世間,情是何物?此中雖有深意,也只能如人飲水,冷暖自知,欲辯,恐也忘言了吧!

看了ling的故事,感慨很深,拉雜寫了這麼多,ling說我既是促成這個緣的人,那麼,我想把鄭愁予的這首」賦別」送給妳,也送給全天下正在為愛情所苦的人們,讓更多的人一起來結緣。

書太厚了,本不該掀開扉頁的;
沙灘太長,本不該走出足印的;
而我不錯入金果的園林,
卻誤入維特的墓地…… 

親愛的朋友,你誤入維特的墓地了嗎?我在〔愛情有方〕書裡反覆闡述的主題只有一個:愛情是兩個人的功課,每張命盤的宿命愛情都必然是悲劇,不同的人要相處一輩子,唯一的方法只有改變自己,才能改變愛情悲劇的宿命。

而這個改變的方法,就存在你和他的命盤裡。

在新的一年裡,謹在此祝福天下眷屬,都是有情人!


賦別  鄭愁予

這 次 我 離 開 你 , 是 風 , 是 雨 ,是 夜 晚 ;
你 笑 了 笑 , 我 擺 一 擺 手 ,
一 條 寂 寞 的 路 便 展 向 兩 頭 了 。
念 此 際 你 已 回 到 濱 河 的 家 居 ,
想 你 在 梳 理 長 髮 或 是 整 理 濕 了 的 外 衣 ,
而 我 風 雨 的 歸 程 還 正 長 ;
山 退 得 很 遠 , 平 蕪 拓 得 更 大 ,
哎 , 這 世 界 , 怕 黑 暗 已 真 的 成 形 了 … …
你 說 , 你 真 傻 , 多 像 那 放 風 箏 的 孩 子 ,
本 不 該 縛 它 又 放 它 ,
風 箏 去 了 , 留 一 線 斷 了 的 錯 誤 ;
書 太 厚 了 , 本 不 該 掀 開 扉 頁 的 ;
沙 灘 太 長 , 本 不 該 走 出 足 印 的 ;
雲 出 自 山 谷 , 泉 水 滴 自 石 隙 ,
一 切 都 開 始 了 , 而 海 洋 在 何 處 ?
「 獨 木 橋 」 的 初 遇 已 成 往 事 了 ,
如 今 又 已 是 廣 闊 的 草 原 了 ,
我 已 失 去 扶 持 你 專 寵 的 權 利 ;
紅 與 白 揉 藍 與 晚 天 , 錯 得 多 美 麗 ,
而 我 不 錯 入 金 果 的 園 林 ,
卻 誤 入 維 特 的 墓 地 … …

這 次 我 離 開 你 , 便 不 再 想 見 你 了 ,
念 此 際 你 已 靜 靜 入 睡 ,
留 我 們 未 完 的 一 切 , 留 給 這 世 界 ,
這 世 界 , 我 仍 體 切 的 踏 著 ,
而 已 是 你 底 夢 境 了 … …

Facebook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