批馬

2009年,批馬成為全民運動,南方朔是其中代表人物,罵馬英九「比崇禎還不如」。由於他不是綠營,更顯得愛深責切,大義凜然。

這種現象不是台灣的獨特現象,在歷史上也屢見不鮮。以前有所謂的「言官」,又稱為「罵官」,他們是一群天天以罵皇帝罵大臣為職責的人,由於可以「風聞奏事」,即捕風捉影,查無實據的事也可上奏,那可真是現今八卦雜誌的前身,連聽到皇帝在大殿上不小心放一個屁,都可以寫出萬言書,哭號動搖國本,把皇帝祖宗三代都一起罵。只不過在現代民主時代,罵皇帝不再是官的權利,媒體取代言官,人人可為,百花齊放,競相以罵官為樂。

歷史上罵最凶的首推明朝的海瑞,他上疏給嘉靖皇帝,說「嘉者家也,靖者淨也,嘉靖則家家淨也;天下不堪陛下久矣。」。海瑞這位九品芝麻官因罵皇帝而名揚天下。但每個罵人的人都能理直氣壯嗎?俗語說貪夫殉財,烈士殉名(這就是個性的宿命),萬曆皇帝就曾說這些人「謗君以矯直」,用罵老闆來證明自己清清白白,不忮不求;因此雖然罵的心安理得,但卻常矯枉過正,吹毛求疵。為何古人要說清官誤國,往往比貪官還嚴重?就是因為清官心態上的道德優越感,反而肆無忌殫,萬一方向有錯,十匹馬都拉不動。這種諍臣之罵,和政敵的「逢馬必反」之罵,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情境。

嘉靖皇帝在位時,二十年不上朝,可別以為他是懶惰,事實上他是煩死了這些罵人的傢伙,眼不見為淨。他的孫子萬曆變本加厲,不上朝二十五年,有許多大臣,從入閣到退休而始終沒見過皇帝一面。

清朝還有個著名言官孫嘉淦,因為電視劇「雍正王朝」而廣為人知。但劇裡說他被年庚堯所殺,這是錯誤的,事實上他一直活到乾隆年間才死。

孫嘉淦在雍正年間任職。他誰都不怕,敢於直言爭辯。雍正即位後,孫嘉淦上疏,針對雍正迫害自己的兄弟、大肆授官、無故用兵三事,尖銳地提出「請親骨肉,停捐納,罷西兵」三條建議。

雍正看後,非常生氣,召集朝中大臣,傳閱議處,說:「孫嘉淦原是這樣一個狂生,決不能讓他留在翰林院。」。諸臣都嚇得不敢說話,只有大學士朱軾回答了一句:「嘉淦確實是夠狂妄,但他敢於直言進諫,爲臣也很佩服他的膽略!」雍正想了想也說:「朕亦服其膽!」。朱軾救了孫嘉淦,他沒有受到處分,反倒升爲國子監司業。

乾隆即位後,孫嘉淦授都察院左都御史,這是最高級的言官。孫嘉淦上了一道被後世譽為「大清第一名疏」的「三習一弊疏」,先闡述物極必反,禍福相倚的相對論,繼而提出人有三個要不得的習慣,必須謹慎小心。這三個習慣是:耳朵習慣聽到奉承話,眼睛習慣看到柔美的事物,心中習慣接受順從的人。這三個習慣會讓人產生討厭君子、親近小人的弊端,所以習慣是很可怕的,每個人都必須「造命」。

李敖則是當代的代表人物,他以罵蔣介石出名,雖因言獲罪,但蔣介石可以說是他的衣食父母,提供他許多「罵材」。要注意,這些人雖然職業就是罵,但都很用功的找資料,師出有名。現代許多名嘴就每況愈下了,罵來罵去罵不出什麼新意。

海瑞、孫嘉淦、李敖,同命但不同運,重點不在他們的命盤,而在所遇的君王是否明主。古來言官之職極不好當,因為他們的工作是指出皇帝的缺點,如果皇帝聖明,他們就無從表現;但如果皇帝昏庸,就會惹來殺身之禍。畢竟魏徵多見,而李世民不常有。

說了這麼多言官故事,我們看馬英九,他對大家的批評,最常回應的就是"多謝指教",他心裡在想什麼呢?

馬英九去年下半年生日之後,流年走到事業宮,太陽化祿,天梁,文昌,四星聚足,是古來稱為「陽梁昌祿,傳臚第一名」的狀元之才,為何會落到如此窘境?

原因很簡單,第一,狀元會讀書,並不代表能治國,尤其帶兵打仗,更非所長。像明朝重文輕武,總是讓狀元去帶兵,而會讀書又會帶兵的人實在是太稀少了,像孫承宗、熊廷弼、袁崇煥等能打仗的讀書人,可遇而不可求,大部份的狀元出征,輕則灰頭土臉,重則身死國辱。
馬英九的本命機月同梁,是吏人格局,事業宮陽梁昌祿,是做學問的格局。天梁這顆星,心軟慈悲,苦民所苦;太陽化祿,想要儘快讓經濟好轉,底頭做事,打不還手,罵不還口。他看到阿扁主政八年政治掛帥的缺點,因此定調擱置政治爭議,經濟優先,讓大家休養生息,戰略上完全正確。

既然正確,為什麼還會被罵到臭頭?
人員還沒就位是其一,馬英九最忽略的,是藍綠之爭並未結束。民進黨若無處可戰,豈不完蛋?當然要在雞蛋裡挑骨頭;就像韋小寶的話:「雞蛋要變小雞,就有骨頭了。就算沒有骨頭,人家來尋的時候,先將我蛋殼打破了再說,攪得蛋黃蛋白,一塌胡塗。」。

雖然民進黨被阿扁搞得奄奄一息,但綠營的勢力仍在,藍綠比例仍是六四開,並未改變。他太輕視對手了,既想要挖對方牆角,對綠營示好;又以為不談政治,民進黨就沒有著力點,但恰恰是這點讓民進黨給捉住了馬的痛腳。

國民黨說要擱置政治爭議就擱置嗎?為什麼中國大陸會願意配合?是不是有暗盤的密室交易?我們代表四成選民,你們有來和我們溝通嗎?…

蔡英文領導的民進黨以少勝多,關鍵少數卻掌握了制空權,主導輿論,逼得執政黨只能隨之起舞,這絕對是民主競合政治寶貴的一堂課。
馬英九為什麼需要金浦聰?就因為金小刀是來打仗的,不是來治國的。

(本篇文章 同步發表於新新聞張盛舒專欄內-第1194期99/1/27出刊)

noscroll

Facebook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