合作型的春天

選戰落幕,幾家歡樂幾家愁,很多人說,馬英九這次選戰輸了,將會影響明年五都和後年立委選舉,乃至到2012年的連任之路都將風雨飄搖,這些說法實在是見樹不見林。

我必須說,這次選戰結果,對馬英九和蔡英文這兩個人而言,都是贏家!而台灣人民更是大贏。

以前,國民黨的大官是“等”出來的,民進黨的大官則是“打”出來的!這是兩黨文化,很難改變。

蔡英文因為這次選舉,贏得了綠營的話語權,壓住了蠢蠢欲動的急獨派,穩住了山頭林立的民進黨,綠營開始認同她的溫和衝撞,進行體制內的改革,她是大贏。

馬英九呢?輸得真好!借由這次小輸,壓住了黨內的急統派,以黨內面臨存亡之秋的危機感,順勢祭出了改革大旗,他是小贏。

他可以趁勢轉移藍營之內奪權派的焦點:“看吧,你們要搶位子,結果還不是被綠營搶走了!”。

換個角度講,要不是國民黨輸,金浦聰如何能有機會進入黨內,成為大內高手?

如果國民黨這百年老店不能歷經改革陣痛,推陳出新,馬英九2012才是真的沒有機會。
輸掉一次灘頭陣役,卻換來同仇敵愾,屠龍寶刀出鞘,用失去政權的焦慮症來恐嚇黨內大老支持他的改革。

所以,這次選舉,該贏的贏,該輸的輸,除了呂國華,沒人輸。而呂國華也該含著眼淚,面帶微笑,因為,他犠牲小我,完成大我,台灣的民主政治,在這次選舉之後,才真正成型。而台灣的長治久安,也在這次選舉之後,進入了合作型的春天。

很有趣吧,兩個進行改革的黨魁,都是合作型的命盤!

2004年12月,立委大選之後,我寫〔阿扁,日月反背,何去何從?〕文章裡,說:
在總統大選之後,被這兩槍打得千瘡百孔的台灣,立委選舉會有這種結果完全不令人意外。在藍綠各半的台灣,雙方的競爭產生微妙的平衡,就像一個鐘擺一樣,任何一方想把鐘擺擺向自己,施力的結果,反而會讓鐘擺更擺向對方。於是,任何過於激烈的力量,只會自己打到自己。

這個鐘擺效應,如果簡單用兩句話來說,現在的兩岸關係其實是:
不統不獨,急統急獨。
不獨不統,急獨急統。
前一句話適合台灣,後一句話適用中國。兩岸的談判,其實只是繞著這兩句話在玩鐘擺。
台灣說:“你暫時不來統,我就暫時不獨;你急著統,我就急著獨。”。
中國說:“你暫時不獨,我就暫時不統;你急著獨,我就急著統。”。
在這種框架之下,雙方應該都是邊對話,還要邊建設,尋求更多的談判籌碼。
可惜,台灣這四年,在選舉考量之下,內鬥激烈,沒有空管建設。

綠軍選戰失利,必然重新檢討目前的政策,急獨已經不再是萬靈丹了。那麼,迫於國際局勢的壓力,阿扁是否必須再走回中間路線?當他回新中間路線,他要如何面對基本教義派的挑戰?那將會重演這次選戰裡,民進黨和台聯的內鬥模式。於是,鐘擺效應再次發威,然後……。

藍軍也好不到哪裡,勝選後團結的呼喊口號響澈雲霄,但再下一次大選呢?鐘擺是否又擺回來?
要知道,個人命運和政黨命運是不等價的。政黨贏的時候,可能是個人輸。同樣的,個人贏的時候,就可能是政黨輸。“有人上京趕考場,有人辭官歸故里”。人生的命運,也不過就是走馬燈般的輸流更換,值得為此聲嘶力竭,醜話說盡,像個小丑一樣,等待落幕嗎?

各位看我五年前所寫的文章,拿到今天,還適不適用?只不過藍綠對調而已。
事實上,所有政客都清楚,阿扁剛上台時的“四不一沒有”,和馬英九上台宣佈的“不統不獨不武”,都是台灣夾在美中二個大國之間的最佳平衡狀態。但根據熱力學第二定律,一切有序的平衡都是短暫的,萬事萬物總是會傾向無序的狀態。於是,阿扁的天平既然會被拉往急獨的方向,馬英九上任以後會被拉向急統,也就不意外了,這就是鐘擺效應。原因並不在統與獨,而在統與獨之下的巨大利益,這個利益不止關係到台灣與中國,不止關係到政客,也關係到美國、日本等等的競合關係,豈是統獨兩字就能說清楚的?

坦白講,現在的台灣,在枱面上喊的震天價響的統派與獨派,都是機會主義者,都只是想借這兩個字來謀自己利益的騎牆派。機會主義者與理想主義者或實踐主義者不同,機會主義者所算計的,都是以自我利益為中心,過去八年,阿扁就是典型的獨派機會主義者,操弄統獨議題。但馬英九是不是統派的機會主義者呢?如果是,他就會和阿扁一樣,被人民,乃至歷史所唾棄。

在描寫美國總統甘迺迪古巴飛彈危機電影“驚爆十三天”中,有一段對話,時任司法部長的巴比甘迺迪(總統弟弟)要去和俄國大使談判,總統特助肯為了安定他的心情,親自開車送他去,巴比面對一翻兩瞪眼的未知情境,在車上對肯說:
為了入主白宮, 犧牲了好多, 有時想想, 真不知所為何來?

凱文歐斯納飾演的肯瞪了他一眼,回答道:你為什麼我不知道,我可是為了錢!好一句至理名言!

馬英九和蔡英文都是合作型,都很容易被批評為軟弱。但只要大方向是對的,軟弱比激進好,因為它不會造成災難;而在千夫所指時,軟弱尤其是一種最困難的堅強。

驚爆十三天中強調的主題,不僅是領導者面對未知的未來,必須冷靜面對之外,它更描述了“軟弱才是一種堅強”的大無畏勇氣。

電影中描述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阿德勒,被軍方強硬的鷹派視為軟弱,沒骨氣,無用之輩,只會丟美國人的臉,他也自知提出交換條件(他提議撤土耳其飛彈來換俄國撤古巴飛彈),政治生命就完了,連巴比都想換掉他。但最後結局顯示的,強硬的軍人才是私心自用,各有盤算的野心家。軟弱的阿德勒,在最後一幕的挺身舌戰俄國大使,成為電影的最高潮。而最終甘迺迪仍是採用他的建議,讓俄國有台階下,才平息這場核戰危機。

政治是複雜的博奕,只有眼光最銳利的人,才能看清真相。各位,穿過輸與贏的迷霧吧,那都是障眼法。

真正的輸贏,就像邱吉爾曾經說過的:
你也許輸掉所有戰役,但最後卻能贏得戰爭。

套用一個小學生的疑問:“國民黨12,民進黨4,12不是大於4嗎?為什麼大家都說國民黨輸啊?大人都不懂算術嗎?”。

馬英九,輸得好!

(本篇文章 同步發表於新新聞張盛舒專欄內-第1189期98/12/23出刊)

noscroll

Facebook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