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英九現在的最大挑戰!

這段期間,馬總統是真的「做牛做馬」,被美國牛盯得滿頭包。我不是牛專家,不想湊熱鬧評價牛事,但馬英九這個事件,和阿扁剛上台的核四事件,異曲而同工。
9年前,阿扁一上台,反核四鬧的沸沸揚揚,我曾撰文說:
所謂富不過三代,當基本生活條件一滿足,人就容易怠惰,自然競爭力就下降,於是作父母的留下遺產給小孩,反而讓小孩失去奮鬥的目標;國家走向富強以後,各種抗議及抱怨就會出爐;因為以前窮,人民只要有飯吃就好了,現在人民有了錢,自然就要要求多一點;這是人之常情,台灣目前就出現這樣的狀況。
以核四為例,如果是三十年前,到處都歡迎核四來建廠,因為可以增加很多就業機會嘛!如果沒有就業,可能明天就沒飯吃;現在,對不起,請你換一個地方,因為增加的工作機會比不上我可能少活10年的壓力;這就是人性,你不能說他錯,為何老百姓不願「相忍為國」?

9年過去了,大家還記得吧,當年的台電花錢打廣告,說:
「家在核電廠邊,比抱著老婆睡覺還安全!」
和現在馬政府說:
「美國牛致病率只有幾億分之一,大家不要緊張。」
這兩句話何等眼熟!
這些話都是蛋頭學者才會想出來的話,充滿知識歧視,以為老百姓讀冷冰冰的統計數字就能識大體「相忍為國」?

馬與扁雖分屬藍綠陣營,但在人性判斷上都同樣不及格!
他們都陷入一個「皇帝迷思」:
「我是人民選出來的,不論我做什麼事,只要是為人民好,人民一定會支持我!」
他們都忽略了,民意轉變如流水,在選前,是「人心思變」,但在選後,卻是「人心望治」。
我今天選了你,你就要負責給我過好日子,我日子沒變好,就是選錯人了。
在這種狀況之下,不管你說「政治是交換的藝術」還是「政治是高明的騙術」,你都要沙盤推演,人民會想什麼?對手又會想什麼?

偏偏馬英九的命盤,由於個性的關係,低調沉潛,傾向道家「為而不有,曲則全,枉則直,夫惟不爭,則天下莫能與之爭」。這是中國千年以來的傳統帝王之術,「內用黃老,外示儒術」,用白話來講,就是「無為而治,打落牙齒和血吞;不爭一時,只爭千秋」,贏要贏在終點,而不是起跑線,他認為只要出發點是對的,最後大家終究會認同他的苦心。可是馬團隊卻忘了,現在由於功利主義盛行,科技進步造成資訊充斥,媒體或大眾無法等這麼久才能知道結果,要的是階段性操作。當總統已不像以前當皇帝,馬英九能夠說:「慢慢來,給我時間,只要十年就會看到成果嗎?」,如果他這樣說民眾還會給他四年嗎?這樣的操作手法,和選前的「馬上好」相比,原來真的是選舉口號!

今天的台灣已是亂世,政壇藍綠惡鬥,心裡互相恨不得割喉割到斷,表面上還要維持假仁假義,一遇到問題就見縫插針,誰對誰錯,誰是誰非,老百姓分得清嗎?
韓愈〔原毀〕中說:
我常在人群中試驗,屢試不爽。如果當眾嘉獎某人,和這個人友善的人必會應和, 個性強的人會開心的說出來(強者必說於言),個性柔的人則會顯露與有榮焉的表情(懦者必說於色)。但若當眾責罵某人,和這個人友善的人必會不滿, 個性強的人會很生氣的說出來(強者必怒於言),個性柔的人則會顯露生氣的表情(懦者必怒於色)。

所以他感慨的說:事修而謗興,德高而毀來。

人與人之間為何會結黨營私?為何會爭戰不休?這是人性的本能。相同意見的人互相認同,並且極力尋找更多認同者來壯大自己的聲勢,以剷除反對者。現在資訊的流通越來越迅速,更加強了這種認同結構,因此,不同意見的人,必然聲嘶力竭的維護自己的立場,那也代表他們的權益。

房龍有一段話說的極好,八十年前他就說道:
人們極少出於一種單一的動機去作一件事情,不論要把黑說成白,還是要把白說成黑,總是有不一而足的種種動機促使人們做決定。但是,我們很難對自己或對周圍的人老實承認這一點。出於天性,我們總要從各種動機中挑出最值得欽佩最有價值的一項,修飾一番以迎合公眾口味,然後公諸於世,稱它是“我們做某件事的真正理由”。
這個理由,由於冠冕堂皇,可以在大多數場合下蒙騙住大家,但卻從來沒有一種方法能蒙騙住自己,哪怕是蒙騙一分鐘。
大家都清楚這條使人尷尬的真理,因為自從有了文明以來,人們便達到了某種默契,不要互相戳穿它。我們內心怎麼想,是我們自己的事,只要能保持外表的道貌岸然,心裡便會感到滿足,沒有罪惡,因此很樂於遵守這樣的競爭規則。
「你相信我的謊話,我也相信你的。」

如果把這個真理引用到政治之中,我們會發現,為什麼往往感情濃蜜的同志翻臉之後,會比敵軍之間還要狠毒!互相傷的最重。
因為雙方知之甚詳,一旦分手,「你不相信我的鬼話,我也不相信你的鬼話」,在互揭瘡疤的自殺式攻擊之下,真與假,誰是誰非,已經不是重點。
古人說:禍起蕭牆,最危險的敵人往往是自己人,因為,只有他最了解你,才能能更加毫無顧忌的揭穿你的謊言。
台灣目前也正經歷了這個不均衡的關鍵點,藍綠政客就像神風特攻隊一樣互相自殺式攻擊,「你拆穿我的謊言,我也拆穿你的謊言」,政客的地位比小丑還不如,狼狽的神聖外衣包裝著,是掩藏不住的為己之私。
最應該「相忍為國」的不是老百姓,是政客。但是,在現在的台灣政壇,可能嗎?美國牛的交易用肚臍眼想也知道一定有暗盤,但任何國家很多外交操作,能說清楚,道明白嗎?這時,最嗜腥的大白鯊是誰?

美國牛引爆的,其實是藍營的內鬥,這才是馬英九現在的巨大挑戰。

(本篇文章 同步發表於新新聞張盛舒專欄內-第1185期98/11/19出刊)

Facebook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