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角七號之報告主席

一聽說今天錄影來賓是馬如龍夫婦,現在紅到不行的電影"海角七號"裡的代表會主席要來,我跟製作人說:我今天不當命理專家了,我要當追星一族,因為從小我就是馬如龍的粉絲,今天能見到本尊,簡直開心到爆!

看到製作人目瞪口呆的樣子,我說,只有我這種年紀的人,才知道馬如龍當年有多紅!35年前,台灣還只有老三台,我只是個15歲的中學生。那時候,由於國民黨在學校禁止說台語,說了要被罰錢。台語節目只有中午時段才能播,是專門給年紀大的人看的,小孩子不能看。我們為了看馬如龍和張宗榮的武俠劇,中午十二點半不吃中飯,不睡午覺,偷偷跑回家裡去,痴痴等待節目上映。

那時候記得最清楚的是"小李飛刀"(後來才知道是古龍的小說改編),張宗榮演的李風流(李尋歡)和馬如龍演的阿飛,他們本來是從廣播說書出身,因此自創電視武俠說書劇。只要演到要對打之時,張宗榮和馬如龍就開始用說的(還蠻省錢,完全不需特效,連道具都不用),由於對白太過精彩,事實上,我的台語是從這些廣播劇裡學來的。到現在,我還可以用台語唸詩,唸口白,都是當時看劇情時背下來的,可見媒體的影響力有多大。
而馬如龍現在都已年近七十了,還大走老運,因為海角七號而又爆紅,他也笑說完全想像不到。
各位看我和他拍的照,他就穿著主席的衣服,拎著主席的包包,搭著我這老粉絲,哈,有趣吧!人生真是命運好好玩。

很多人說海角七號紅的很讓人意外,雖然節奏明快,人物也有張力,但並不到滿分,為何有這麼大的魅力?是運氣好嗎?
我卻覺得,導演在這部戲裡,說的最多,也最感人的,是台灣人的"包容"兩個字,而這兩個字,正是台灣目前最欠缺的。
節目的主軸是阿嘉在台北不得志,回到老家,過著失意喪志的日子,混吃等死。
副軸則是1945年日本戰敗,日本人告別台灣,回到日本,在船上思念台灣情人,寫下七封沒有寄出的情書。
輸與贏產生明顯的對比,不論是小至個人的輸贏,還是大至國家民族的輸贏,它所產生的影響都是環環相扣,讓人無奈,卻又不得不向命運低頭的痛苦。
但導演不表達痛的那一面,不表達輸的那一面,不表達命運的不公平,他鏡頭之下描述的,是六十年(一甲子輪迴)後的男女主角中日之戀,遠比六十年前的人幸福,因為他們能夠自己掌握命運。

他不批判台灣與日本的恩怨情仇,只用小人物的恩怨情仇,娓娓道出"包容"兩個字。
代表會主席是阿嘉的繼父,包容阿嘉的叛逆。
大家包容身在異鄉為異客的日本女主角的滿身怒氣。
包容馬拉桑推銷小米酒,雖然他得寸進尺,越來越超過。
包容只會彈月琴的國寶茂伯。
包容這一大群活寶,不以他們荒腔走板為忤,一直到他們修成正果為止。
"包容"兩字,正是原本台灣人的驕傲,卻在最近越來越消失的味道。

台灣是移民的樂園,四百年來,漳州人,泉州人,福州人,客家人,閩南人,先先後後來到這塊樂土,不就是互相包容,才得以融合嗎?
國民黨來的時候,因為戰敗了,用威權統治,就像台灣人常控訴的:逼迫大家講國語,講台語就要罰錢;我讀國中時就是如此,想看馬如龍的台語電視劇要蹺課才看的到。
但是如果把時間往前推,日本人統治時,不也強迫學日語?
鄭成功統治時,不也強迫學漢語?
荷蘭人統治時,不也強迫學荷語?
這是罪嗎?還是必經的過程?
這幾年,不斷用國民黨曾經犯過的錯來持續控訴,號稱外省人欺負台灣人,會讓台灣更好?還是更壞?是為了台灣人好?還是為自己謀私?

我是外省人第二代,標準的老竽仔娶台灣某。
我父親是國民黨,但卻被國民黨白色恐怖迫害,親友都被抓了,他隻身逃到彰化躲藏,娶了完全不懂湖南在哪裡的彰化在地人生下我。他一輩子既恨國民黨,又愛國民黨,每天唸說如果他被抓,我就要記得什麼什麼如何如何,每天都像在交待後事,到最後,他已經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國民黨的叛徒?
那時的國民黨,和現在的民進黨一樣,心中充滿仇恨,也不懂得包容兩字,不斷教育大家敵我意識,要小心身邊每一個人。
在這種環境長大的我,超級缺乏安全感,導致從小我就是一個變色龍,依對方發音決定腔調。我台語講的超好,就為了讓人感覺我是台灣人;國語也講的超好,也想讓人感覺我是外省人,非常怕被別人發覺我是異類。
在這種環境長大的人,可不可憐?
今日台灣,這種可悲,是不是還存在呢?越來越嚴重嗎?
海角七號之所以大賣,是人心再度嚮往可以包容別人,也被別人包容的快樂淨土嗎?
不論你做什麼,都不用害怕被貼上標籤。
否則,依賣台思維來看,這部片大力歌頌台日關係,是不是政治正確呢?
一扯上藍綠,就要兩極化了。

"包容"兩字,難不難呢?
這個問題留給大家,我要找我的偶像簽名了!

Facebook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