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人有術:天機星

本文摘錄於張盛舒「閱人有術」著作一書

天機星古稱「善星」,這個「善」字很有意思,到底是指本性「善」良呢?還是指「善」於運用資源,審度形勢?古書裡的文言文很麻煩,一個字就代表很多意義,如果模糊以對,就會變成毫無意義的文字遊戲。很多算命師望文生義,說天機是善良的化身,這種說法到底對不對?

孟子說人性本善,荀子則主張性惡說,但是我認為,這兩句話都不對。善惡是相對的名詞,不同的背景和價值觀之下,善也會變成惡,行惡也可能正是行善。例如殺人是惡,但在戰場殺敵人卻是善;說謊騙人是不對的,但在與敵人鬥爭時,卻要兵不厭詐。從這個標準來看,天機的「善」,明顯不是代表個性善良,否則就是偏頗狹隘的價值判斷,犯了把廉貞的「囚」解釋為坐牢,或把七殺的「殺」解釋為凶厄一樣的謬誤。

天機列居支援型主星最後一顆,個性更為溫和,很容易被誤認為是合作型。古來將天機、太陰、天同、天梁這四顆星並列,稱為「機月同梁格」,如果命盤中,命宮組合裡有這四顆星者即屬於此型。紫微斗數賦文裡稱「機月同梁作吏人」,和「殺破廉貪俱作惡」的個性對比十分強烈。但如果把這句話誤認為「機月同梁格」的人只能當公務員(吏人)的命,那就是錯誤百出。

數百年來,所有算命的書,都是這樣解釋的,也讓很多人真的認為自己只有吃公家飯的命,影響非常大。而這中間的差別,就在於宿命論或是造命論,請仔細比較這兩者的不同。

宿命論:機月同梁格,這是只能當公務員的命,不能當老闆或創業,安份一點吧!
造命論:機月同梁格,個性比較穩重,思慮周詳,適合穩定型態的工作。如果要創業,積極度及開創性皆不足,以具有專業技術背景的人較易成功。

天機比起前述的其它星性,思多行少,原因是天機的研究心更強,對事情想的很多、很深,常常會想過頭,行動上自然較為游移不定。三思而後行的結果可能是行而又思,思而又行,不斷的改變主意。天機的創意又多,常常前一個念頭還沒表達完,下一個念頭又出現了,所以講起話來顯得天馬行空,好高騖遠,更讓人以為天機善變,不易堅持到底。但是這些特點應用在工作上,會是很好的企劃研究人才,所以古來就是軍師或謀士的代名詞,例如姜子牙、諸葛亮、劉伯溫等,都是一流的策劃人才,輔佐領導者,運籌帷幄,決勝千里。

天機善體人意,容易設身處地替人著想,人際關係比巨門要好得多,但相對顧忌就多,不喜得罪人。而天機的理想太高,心思細膩,對別人的行為反應很敏感,又容易將心事悶在心裡;外表高談闊論,談笑風生,心裡卻緊張幻想,精神壓力極重,容易有精神官能,如憂鬱症或消化器官方面的毛病,要特別注意。

天機星的雙星同宮有下列三種組合:
天機巨門
天機太陰
天機天梁

這就是天機星,深思熟慮的一顆星!

歷史之星

天機的代表人物是孟子,他說「予豈好辯哉?予不得以也!」這是千古以來支援型的人最常掛在嘴邊的話。

天機古來被稱為智多星,是軍師的代名詞,常被形容能呼風喚雨,周朝姜子牙、三國諸葛亮、宋朝趙普、明朝劉伯溫等都是天機的典型。

劉基,字伯溫,是朱元璋的開國功臣。朱元璋文有劉伯溫、李善長,武有徐達、常遇春,但在元末群雄並起之時,實力並不是最突出的,為什麼他會在最後終於稱王?並不是因為他是真命天子,命中註定,而是他聽從軍師劉伯溫的九字真言是他最後成功的關鍵;這九個字是「高築牆,廣積糧,不稱王」。因為當時情勢混亂不明,如果急於稱王必定成為眾矢之的,還不如積蓄實力,等待時機較好,這也深得道家「夫惟不爭,則天下莫能與之爭」的精髓。

劉伯溫對天下大勢觀察仔細,考慮問題周到,精通天文,預見未來極為準確。《明史》說朱元璋與陳友諒鄱陽湖大戰時,朱元璋正在督戰,劉伯溫突然躍起大呼:「難星過,速更舟。」朱元璋一換船,舊舟已被敵炮所碎。所以民間把他傳說為一個未卜先知的神仙人物。

但他曾在「司馬季主論卜」文中,借季主之口說道:「天道何親?惟德之親;鬼神何靈?因人而靈。夫蓍,枯草也。龜,枯骨也,物也。人,靈于物者也,何不自聽而聽于物乎?」他說,鬼、神、占卜,都是因人的判斷,才有靈驗之事;人既為萬物之靈,為何不自求多福,而要求神問卜呢?

司馬季主是《史記》「日者列傳」的人物,古人占候卜筮,通謂之「日者」。劉伯溫在這篇文章裡,說明命運因果循環的道理,事出必有因,有因就有果。但他最終沒有逃過兔死狗烹,鳥盡弓藏的宿命,被朱元璋用毒酒鴆死。原因並不是他自己不夠韜光養晦,而是朱元璋是歷史上有名殘忍嗜殺的皇帝。洪武五年,劉伯溫曾上書皇帝,說;「霜雪之後,必有陽春。現在國家已經樹立威信,希望陛下辦事能夠稍微寬和一點。」

可惜,個性是無法改變的,在朱元璋任內,由於害怕功臣造反,光在「胡惟庸案」及「藍玉案」裡,誅殺的人就有四萬五千人之多。

可笑又復可嘆的是,朱元璋死後,造反的不是大臣,反而是他的兒子朱棣,命運實是弄人!

想更瞭解本書內容嗎,觀看「紫微的工作智慧-閱人有術」 詳細介紹

Facebook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