給20歲的妳

昨天,一位北一女學生,選擇自殺來結束自己的生命,多讓人遺憾與不捨。

這讓我回想起2003年10月,一名十九歲的台大學生,選擇自殺來結束自己的生命。遺書上說:"不知道讀那麼多的書要幹什麼?"。

當時我寫了篇文章「自殺,我沒選擇的路」,引起了一些迴響。又看到憾事重演,真是痛心。我把14年前的原文貼出,請各位好朋友們多多轉貼,大家一起來,別讓青春生命如此消逝!

40年前,19歲的我,台大數學系的新鮮人,站在台大綜合教室頂樓,望著樓底下青翠的綠地,在我眼裡卻是一片蒼白,我問著和他同樣的問題:"不知道讀那麼多的書要幹什麼?"。但我沒有跳下去,曾經身歷其境想要自殺的人都知道;站在那裡,想跳下去的感覺像一個魔咒,讓人無法抗拒。

是什麼力量讓我選擇不跳?

很多人都誤以為,只有生活困難、久病厭世、心理不正常的人,才會不想活下去。

我以一個過來人的經驗大聲疾呼,不對!越聰明、越優秀、能力越強的人越會想不開!遲或早,總會碰到人生的關卡,需要認真抉擇,到底要不要跳?

因為,越聰明、越優秀、能力越強的人,越把求生存的競爭想得太簡單,而把生命的價值想得太複雜!

我在彰化鄉下長大,讀國中時,我是全校第一名畢業,聯考以幾乎滿分考進台中一中,是學校有史以來第一個考上台中一中的學生。

在台中一中,我還是全班第一名,也是班上唯一考進台大的學生。會進數學系,只是因為我不喜歡物理,所以隨便選填幾個看起來像跟物理無關的系別。

國中加高中六年,因為課程太簡單了,我上課幾乎都在打瞌睡,老師也只能偶爾對著我張開的嘴練習丟粉筆,因為,我總是考第一名。

台大太自由了!尤其是數學系,連點名都不必。一進台大的我就像脫韁野馬,玩瘋了,價值觀開始混亂,也開始思考,到底讀書的目的是什麼?

高中之前不必想這個問題,因為答案很簡單,讀書的目的就是為了考聯考。但是上到大學之後,舉目四顧,週圍都是和我一樣優秀,過五關斬六將的天才;讀書的目的,就是讓我來和這些怪胎競爭嗎?競爭的目的是什麼?我分數贏他一分會怎樣?輸他十分又如何?

回首看國中成績最後一名的同學,他唸完國中以後,就很認命去當學徒,現在呢,已經娶妻生子,每天開車,生活似乎輕鬆愉快。

我每天想著這個過去似乎不存在的問題,突然它佔滿了我所有的腦袋瓜子。不願意為了那幾分分數而苦讀的我,終於崩潰了!

換句話說,讀書不曾輸過的我,因為不敢去面對競爭所可能產生的失敗,選擇了用崩潰來逃避!

我每天都覺得人生灰暗,毫無意義,未來充滿了恐懼,每天都想自殺。當時的我,不知道這叫憂鬱症。

我受過洗,施過戒,修過密宗,聽一貫道的前人講經,大讀存在主義與虛無主義,但是對我產生不了任何救贖。民初郁達夫的詩說:「生死中年兩不堪,生非容易死非甘。」我很不幸,比他早了二十年體認這種感覺。

但我終究還是熬了過來。

研究命理,尤其是紫微斗數,讓我開始不甘心,不甘心這麼早就結束自己的生命,那會讓我沒有機會驗證,命盤中描述未來的我,究竟會不會發生?

我站在大樓頂端思考:"如果我真的跳下去,命盤中的我,應該會如何顯示?"。

又想:"如果命盤中的我一定會跳下去,那麼,我選擇不跳又會如何?"。

我想了又想,想了四年,決心走下來,面對生命的風暴,並且讓它提早發生。

我坐在操場,決定讓自己徹徹底底的失敗一次,讓天才的光環在我身上完全消失;我不要再頂著這個危危欲墬的高帽子,為了怕它掉下來,反而讓我忘記如何走路。

我放棄了畢業考。

一直到現在,我都只有高中文憑。

但是,因為這次失敗,我終於開始享受成功的感覺,接下去,任何一個微小的進步,對我都是莫名的感動,我悟出了生命的價值!原來,生命沒有我想像的複雜!

孔子說:「四十而不惑,五十而知天命」,我卻很幸運,比他早了二十年。我從對命理的體認與通達中,知曉天命,活出自己。我把外在的命運內化為自己的性格,把握性格,就是把握天命。所以我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和如何去做,創造自己的命運。現在的我,對人生充滿了熱愛,盡情享受生命旅途中的一草一木。

我無法勸任何一個人不要糟蹋生命,因為不管是什麼命,那都是他自己的,只有他自己能決定怎麼過,不是身歷其境的人,感受不了這種痛苦。

我只想真誠的告訴你─我年輕的朋友們,看看你的命盤!生命裡還有你想不到的無限可能,蘊藏在裡面!

沒有發掘搞清楚以前,你怎麼捨得死呢?

Facebook留言